欢迎来到云南蜜蜂网,让您的养殖更轻松!

我家养蜂六十多年,分享养蜂生活无奈心酸

发布日期:2020-11-01 21:52:14 作者:云南蜜蜂网 阅读:0

在我的记忆中,从我太爷爷那辈,我们家就和蜜蜂打上交道了。我从太奶奶口中听说,他们那时候是和我们村另一个人合伙买了一箱蜜蜂,然后开始繁殖,其中艰辛以不必说。到了第二年,他们已经有四箱了,然后我太爷爷和那个人分开了。到我爷爷这一辈,阵容已经还算强大的。至少在我们那个县城是可以拍得上号的。而我爸也是在那个时候融入进入的,本来我爸爸是不想干这行的,我听我妈告诉我,我爸最开始是想去当兵的,无奈我爷爷迂腐,没让我爸来当兵。让我爸去学木匠,朋友们猜一下我爷爷为什么让我爸爸去学木匠?然后我爸木匠也学的是个半吊子,就和我爷爷的一个徒弟,这个徒弟是我爷爷去四川养蜂收的。我爸和那个徒弟一起去四川又是开洗澡堂,又是贩橘子的。最后一分钱都没挣到反而赔了好多。

IMG_20180317_142028.jpg  

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的妈妈了。我妈妈家里也是养蜜蜂的,和我爷爷一样,我外公的养蜂史和我家也差不多,都是少变多。在我妈妈十九岁那年,我爷爷和我外公因为生意上的来往,我爷爷让我爸爸去我外公的蜂场做事情,而爸爸妈妈的邂逅也就是在这次。我爸看到妈妈的第一眼之后,就坐立不安了。回到家,就问我爷爷妈妈是我外公的什么人……而事情也就和中国传统的相亲一样。他们开始在一起生活,结婚后,我爷爷给我爸爸盖了间房子,分给他们三十箱蜜蜂。这就是所谓的分家。
  其后,我爸爸也和我爷爷在一起养蜜蜂,去过好多地方,那时候用的不是汽车,都是好多家养蜂的合起来找个火车,用火车皮拉蜜蜂。那真的好辛苦可以想象,搬家是先用小三轮车拉到铁路旁边,然后装上火车,到了目的地又卸到提前找好的小车上面,拉到地方,真的好辛苦,每次搬家都像是死过一次。
  九零年,我哥哥诞生,我妈妈学四川人将我哥哥背在后面,就是用那种布,我也不知道具体叫什么,四川的朋友说一下。因为这样做即可以干活,又能照顾孩子。在我哥哥到了开始上学的年龄时,那时候我们家经历了一场变动。我也不太清楚什么原因,我爷爷也不养蜂了,我爸妈也将蜜蜂买了,他们去了深圳打工,而我哥哥就托付给了爷爷奶奶。这种生活我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那段时间的事情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,我问他们,他们说的也很模糊。一直到我出生,我出生那段时间,他们还是在家的。这时候不得不提一下我爷爷的那个徒弟了。在我出生时,一点都不夸张的说,那是一个风雨交加,电闪雷鸣的夜晚。那天晚上,是我爸爸和那个徒弟冒着大雨去街里找来医生为我妈接生。我出生之后,那个徒弟我叫他干爸。
  我生来体弱多病,那时候家里穷。我听我爸说,我就见不了家里有点钱。他们韭菜买了点钱,我就有病了。豆腐刚买了,我又得病了。没收入的时候,我就好好的。呵呵,说的这里不禁泪流满面。
  终于,这种生活他们受不了了。负担太大,不得不重新开始养蜂了。因为他们一没手艺,二没本钱的。只有干老本行。
  借钱,买蜂。那年,他们买了三十箱,第二年开春,已经有了五十箱,和我干爸的三十箱,我姑父的四十箱一起去了四川。
  我姑父的养蜂史我不太清楚。
  那些年他们的历史我也不太清楚了。一直到我上三年级了。每年的暑假,他们都会将我接去他们哪里。有时是青海,有时是内蒙。反正暑假就是这两个地方。而我在那时候也可以对朋友们炫耀我去过青藏高原,去过大草原,其实,我一个都没去过。内蒙古去的地方还是汉人居住的地方,一直到现在,我去了内蒙不下八次,草原我是见都没见过。青海那边,我去的也有几次,不过那段记忆有点遥远。那时候,看见他们搬家时疲惫的样子,我就暗暗发誓以后绝对要让他们减轻负担。那时候我上学是直接在学校吃住的。从二年级开始,我就这样了。两个礼拜回去一次,是我外婆看我。我学习一直很好,但是总是淘气,妈妈很看重我,她认为我将来会是一个大学生,在他们眼里,大学生是无比荣誉的。
  所以,她们就一直给我换学校,这个学校不行换另一个。就这样,在我一个小学就换了五所学校。
  终于,我让他们失望了。在初一的第二学期,我开始离家出走,打架,上网。不去学校,好吧,反正就是到最后不在读书了。
  不读书了干什么?当然是去他们的蜂场啊。那是零九年我正式加入养蜂人的行列。
  那年冬天,我,爸爸,哥哥。去了云南楚雄。我妈妈之所以没去是因为我们在家里开了一家店。我妈妈要留下来看店。
  去了楚雄,我们三个人,我哥哥做饭,我洗碗,干活时我们两个就是徒弟,爸爸就是师傅。生活似乎有条不紊。但是,问题出现了。在我和爸爸一次去吃烧烤时,那家开烧烤店的家是个麻将馆,从此,爸爸迷上了麻将,每天傍晚都要去县城,半夜一两点才回来。输了钱什么也不说,如果赢了钱回家肯定是醉醺醺的。
  那个冬天,在云南我们一共花了八万,蜜蜂用了两吨白糖,那时候白糖是七千多一吨吧,我不太清楚了。那年,蜜蜂很差很差,而在这里要提一下我们家蜜蜂的数量了。去云南时我们有二百六十箱,九米六的大汽车刚好一车。出云南时剩了二百箱了。这都是人管理不力。虽然说过冬死蜂很正常可死这么多就不正常了。
  从云南去了四川简阳,本来每年都去绵阳的,至于今年为什么去简阳是因为我姑父和我干爸都在那边。我爸爸考虑的是,如果去绵阳的话,那边没人给我们帮忙卸蜂,我们三个人卸的话很累,况且我在当时搬家基本上也帮不上什么忙,因为我根本挑不起那么重的蜂箱。所以,就去了简阳。
  说来好笑,我们三家放蜜蜂的地方都是在镇旁边。并且一家一个镇,挺好笑的。在四川,生活开始了运转,虽然说蜜蜂不是很好,但可能是那年简阳留蜜比较霸道吧,我们二百箱蜂打了三吨。或许我说这句话会让南方养蜂的人笑话,可这真的在我们当时觉得挺好的,一共三次,每次产量都有一吨。

DSCN0196.jpg  

四川就那样忙碌的结束了。我们回到了家乡,陕西渭南。在这里也是油菜花,但是,我记得很清楚。从这里开始一直到到那年的冬天,我们就在也没有打过蜂蜜。一点收入都没有。因为在三月份陕西下了场雪。不仅仅是油菜冻了,就连秦岭边处的杨槐也冻了。所有,这两个场地都处于赔钱的状态,因为蜜源都不足够蜜蜂自己吃,所以,我们只好买白糖。接着,去了延安。还好,延安虽然说也是冻了,但好歹我们打了那么一点,总算没有给蜜蜂白糖吃了。延安的槐花结束之后,我们去了榆林佳县采枣花。枣花也是一塌糊涂。赔赔赔……那年的情况真的是惨不忍睹,一塌糊涂。总算到了九月份,又回到了陕西渭南开始过冬,准备等到冬天去云南。零九年那年,和我们路线差不多的可能都知道,那年基本上都赔了。除非蜂特别好的能赚一点。?终于,熬过了那悲惨的一年。二零一零年,我们去了云南石林,在石林,因为妈妈也来了,所以冬天我们的蜜蜂繁殖的还是不错的。出云南,我们去了一个朋友的家乡,琼来。说起这个朋友,不得不提一下,养蜂人之间的友情。记得这个朋友是四川人,我们叫他老陈。当时是谋年的四月份,老陈的蜂放的离我们的蜜蜂只有二百米不到,养蜂的都知道,这样很不好,牵扯蜜源的争端,并且还会出现盗蜂。而我们当时应该扮演的是地皮蛇的角色吧,我干爸便去撵他走,因为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有理的,更何况还是在自己家乡,相信这种事很多养蜂人都干过。反正撵到最后竟然成了朋友。这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吧。言归正传,我们去了琼来,那年还比较好,在琼来这个地方,我们又是取蜂王浆又是打蜜,总算将云南的投资拿回来了。接着,还是一如既往的回到了渭南,在我们华县,因为这几年都没人种油菜,所以,在华县也没有收入。接着上了山,去了山底下打槐花,说实话,我们那个地方的槐花虽然没有延安的好,可也不错了,至少是一个早杨槐。打完杨槐我们又去了延安,记得那年延安也还算可以。从延安去了佳县,佳县就直接回来了。有点像流水账,可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,讲我们在外养蜂的故事吗?那显然就脱离主题了,我讲的就是历史。我喜欢历史,我最喜欢看的书就是关于中国历史的。所以,我虽然文化不高,可我能将我想表达的一些用文字表达出来,并且我也挺喜欢写点东西,尤其对一件事物的开始我最是爱不释手。
  至于这个流水账问题我想解释一下,我家的历史到这种程度已经相当单调了,我挺佩服自己的,我们这么普通的一个家,竟然能让我写这么多字出来,那么,有多少是废话?我写的确实不咋地,我也不奢求大家怎么评价,我只是想表达一下,其实,养蜂人真的很累。爸爸妈妈太辛苦了,二十多年了,他们从来没有享受过什么,总是在竭尽全力的攒钱,无奈养蜂多年,也没有攒到什么钱,还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,就连我来当个兵,都挺不容易的,忐忑不安的拿钱给别人,在家等消息,一有个风吹草动的,他们总是很担心,怕我走不了了。哎……每次看到他们这样,我就很心痛。我不止一次说,你们不用管我你们现在开始就照顾好自己就行了……

DSCN0190.jpg  

呵呵,哪有那么容易,让他们不管我们哥两,他们是根本不可能的。我知道,我说的再多也没有用,我只有靠自己,不向他们要钱,能做出一番成绩来才可以让他们知道,我们已经长大了。?所以,我只能默默的努力。二零一一年,也是惨不忍睹。突然很奇怪,那段时间我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。我只记得在云南时,我每天的生活规律是晚上两点多睡觉,第二天下午五点起床,吃个饭,继续躺床上玩手机。因为一天什么事都没有,天气又冷,只能整天躺被窝里。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死了一样。终于,冬天结束了。我们去了好像还是四川吧。原谅我用这么不确定的语句,因为我根本不记得那年的事了。好模糊。?或许是那段岁月过得太没有意思了,导致我根本没有记住。和以往一样,那年,也没有什么收成,不过也没有亏。
  说句实话,现在想起自己以前真的挺不好的。我总是和爸爸妈妈因为一些小事吵架,还和哥哥打架。叛逆的我总是三天两头的给他们要钱说我不养蜂了,我要回家。基本上是三天就要和他们吵一次。
  二零一二年的夏天,我没有跟他们去延安,不,应该说是我去了,又回来了。刚到延安,我就和他们吵架了,然后就自己坐车回到了渭南。
  从四月份到九月份他们回来,我一直过着吃了上对没下对的生活,一点也不夸张的讲,我随时都会被饿死。有人会问,我怎么不去自己挣钱?说实话,各种原因。刚开始我是在一家饭店打工,无奈因为一件事被人家开除不要了。然后我又去了一家ktv,同样的,也是没干几天就撤了。然后就一直窝在家里,等爸爸妈妈的回来,每天都在考虑吃的问题。在家等朋。

分享给小伙伴:
元江金灿灿农业有限公司
 滇ICP备18005408号-1. 版权所有
买卖蜂群与蜂蜜请联系 15887246063
关注蜜蜂养殖大全
关注养殖大全
关注蜜蜂养殖大全
养殖知识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×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